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紐特找嗅嗅(Niffer&Graves,Newt/Graves無差)

第一次

「葛雷夫先生!非常抱歉!您有沒有看到、欸?」紐特開啟安全部部長辦公室的大門,風風火火,急迫得忘了敲門。因為在皮箱裡頭最頑皮頭疼的那隻小壞蛋又消失了,找了好多處都沒找著的他看見葛雷夫辦公室大門時,直覺性的想都沒想就衝進去詢問,然後他如願以償地看見了那隻找得他汗流浹背的玻璃獸。

「你要找的是牠嗎?」現任美國魔法國會安全部部長側頭望向紐特問著,舉了舉他用兩指捏住的,在半空中不斷晃動著小短爪想要逃離的,黑嘛嘛毛茸茸,一隻被紐特養的肉感十足的玻璃獸。

「喔!是的,謝謝、謝謝。」紐特不怎麼習慣注視著別人的眼睛,特別是這位,德高望重,但前陣子因為葛林戴華德的因素而讓他總是產生些畏懼的帕西佛葛雷夫;他將視線放在葛雷夫的衣領上,看著葛雷夫優雅地一步步走來。

喀喀喀,鞋跟與地板接觸產生清脆的聲響。紐特視線不由得移向那黑的發亮的皮鞋,再沿著燙的筆直的西裝褲腿往上.....收得完美的腰線、打理得一絲不苟的襯衫領帶、標誌性的蠍子領針......紐特到對上葛雷夫的眼睛才發現他剛剛已經呆愣愣地從腳到頭把人看了一變。在視線對上的0.1秒他就飛快地垂下眼,伸手將葛雷夫手中還在晃動四隻的玻璃獸接了過來。

然後幾乎是落荒而逃。

帕西佛葛雷夫,美國魔法國會的安全部部長,是一個很有魅力的人。不管是能力、儀容、相貌、姿態,均是令許有人欽佩,也不敢隨意接近的。即便他被葛林戴德華囚禁藉此易容後,也無人質疑他的能力(除了他自己本人),因為,那是戴德華啊。能從他手中安然走出就已經是個奇蹟。

紐特在還沒見過他的真面目時就已經可以從蒂娜提到葛雷夫的表情那窺知一二。

而真見到本人的時候......梅林的鬍子啊,怎麼會無人發現那段時候的葛雷夫是被假扮的呢?

「梅林的鬍子啊!我在想什麼呢?」紐特在差點撞到柱子的時候回了神,才發現他剛滿腦子都在想著那位讓自己莫名心跳加速的男人,他甩了甩的腦袋,甩掉自己那些對葛雷夫的想法。
「嘿,都是你。」紐特低頭對著他的玻璃獸略微責怪著。被他緊緊抓在懷裡的玻璃獸被輕捏了一下屁股,他嚶嚶叫了一聲,滿臉無辜以及哀怨。

第二次

「嘿,你怎麼又來了?」幾天後,玻璃獸又從門底的縫鑽進部長辦公室,那時葛雷夫正心無旁鶩地與ㄧ大疊公文奮戰著(消失了好幾個月的他仍在努力將進度補回),在玻璃獸渴望地望著葛雷夫的袖扣,伸手要將它拿下時葛雷夫輕念咒語,用個無仗魔咒讓那隻行竊未遂的小偷漂浮到他的眼前。

他疲憊地揉了揉太陽穴,看著那隻對自己眨眼的玻璃獸皺著眉,語氣滿是無奈。

「你這樣斯卡曼德又會頭疼的。」想到了上次那位英國的奇獸飼育家風中凌亂地破門而入,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狼狽畫面,他雖仍是滿滿無奈,但卻勾起了一絲微笑。

他不知道玻璃獸聽不聽得懂自己說的話,被他用魔法浮在空中的牠ㄧ直盯著自己,那小黑豆般的眼睛閃亮亮的眨啊眨的,扭動著肉呼呼的四肢想往自己這爬過來的樣子。更仔細看來,他似乎是盯著自己袖子上的袖扣。玻璃獸喜歡收集亮晶晶的東西,但在葛雷夫看來,玻璃獸,至少這一隻,喜歡收集的是閃亮且足夠值錢的物品。

「噓,你別鬧,在這裡等斯卡曼德來接你,我就把這個給你。」他伸出食指擺在唇間嘟嘴哄道,解下自己左手的袖扣邊說邊對牠晃著。玻璃獸的目光隨著葛雷夫的動作移動,扭動得更厲害了,伸出爪子想抓卻抓不到。「你是不可能在我眼皮底下順走任何東西的,除非我給你,聽話。嗯?」葛雷夫慢條斯理的低聲說著,玻璃獸歪了歪頭,又點了點頭。

他抬起手將玻璃獸喚進懷裡,將手中握著的袖扣遞到玻璃獸面前,那毛茸茸的小東西馬上閃著亮晶晶的眼伸出爪子接了過去,滿足地用臉頰蹭了蹭之後再收進腹部的袋子裡。

「呵,小傢伙。」葛雷夫望著玻璃獸一連串的舉動輕笑出聲。他右手舉起魔杖換來羊皮紙和羽毛筆寫了張通知,再用魔法折成紙飛機送到紐特斯卡曼德那。

玻璃獸乖巧的窩在葛雷夫懷裡對牠能夠拿到他想要寶物感到愉悅。畢竟每次受不了誘惑溜出去被抓紐特抓回來時那些東西還是都會被清空歸還,幾次下來玻璃獸也學乖了些。葛雷夫在抓到玻璃獸後還給他東西的舉動贏得了玻璃獸的好感,他癱著毛茸茸肉呼呼的肚皮讓葛雷夫用手指來回撫摸,玻璃獸的觸感很好,也讓葛雷夫在批閱公文的時候稍稍舒展了總是緊皺著的眉頭。

「呃、葛雷夫先生!非常不好意思!玻璃獸這次有在您這嗎?那小混球他又跑走了!」第二次,辦公室的大門被粗魯地撞了開來,紐特依舊風風火火,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地大聲詢問。

「斯卡曼德,別慌,在我這沒錯。我剛有送信給您,但可能遲了。對,就是那張。」葛雷夫再次將食指舉到唇間,他不是那麼喜歡過大的聲響。而在此時,用魔法送過去的紙飛機正巧由紐特背後轉個圈飛進紐特左上的襯衫口袋。

葛雷夫施了魔法泡泡咒將玻璃獸包進透明的氣泡裡送到紐特面前,在這之前他雙手放到桌下在紐特視線看不到的地方將右手的袖扣解下放進玻璃獸肚子的袋子裡。

這次玻璃獸被紐特抱在手臂上的時候並沒有再掙扎,只是對紐特發出愉悅的哼哼聲,紐特雖有疑惑但也沒多想,他拿起襯衫口袋中紙飛機將它攤開,羊皮紙上的花體字跡乾淨又俐落。

而紐特鬼使神差的,並沒有把那張已經沒有用的小紙條扔掉。


─END(?

想來是個水溫,三月的HP翁有點想出個包著嗅嗅&部長書皮的紐特部長小薄本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興趣呢(艸

评论(2)
热度(21)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