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奇孤兒院─夢魘(傑克X伊諾)

怪奇孤兒院 Miss Peregrine's Home for Peculiar Children 電影衍生

配對:傑克/伊諾 (Jack/Enoch)

※一切以電影為主

※私設如山,因為傑克在結尾跳過許多時光迴圈還當過海軍後才找到他們,所以筆者認為已是二十多歲的青年,較剛開始的個性已大不同,更加開朗以及成熟,大哥哥型,所以,直接OOC預警


前篇點此



◎夢魘



原本的孤兒院被炸得太過悽慘,隼女士也不願在同一地方再建時光迴圈的考量下,他們再次航行,跟著亞伯地圖上所記錄的時光迴圈找尋,最終他們花了些時日才找到適合安頓的地方。新的地點沒以往的大,傑克分配到與伊諾一起的房間,為此伊諾還抗議一陣子不過理所當然的無效駁回。



新的地點讓孩子們非常興奮,不同於以往的生活處處充滿驚奇,傑克花了很多時間耐心講解現今與過往不同的產物。為此傑克與孤兒院裡的小孩都更加親近了些,卻唯獨伊諾。明明對新的東西很有興趣的樣子,卻始終假裝沒興趣盡力躲在最遠處偷聽。



所以與伊諾同房其實傑克挺高興的,看起來總算有機會能與伊諾親近了。雖然他並沒有深究為什麼渴望與之親近,或許就是有種,就那孩子沒被自己馴服的征服感吧。他會多放些心思去觀察伊諾,不知是不是不習慣在船上的生活,總是有幾天精神不是很好的樣子,早餐吃沒幾口就好似又回房休息了。而在住進去的第一天晚上,傑克終於瞭解到了伊諾精神不濟的原因。



夜半熟睡的時候被一聲又一聲越漸大聲的囈語吵醒,睡迷糊的傑克甩了甩頭揉了揉眼才發現是隔壁床的伊諾發出來的,對方緊閉著眼躺在床上掙扎看似是做了惡夢。



「醒醒!醒醒!伊諾!」傑克趕緊開燈然後走過去搖醒了伊諾,大力搖了幾下後伊諾總算睜開雙眼,他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劉海都被冷汗浸濕了,傑克見此心疼地拍了拍他的背幫他順氣,問他還好嗎?



「哈......哈......他、他、他要吃我.......眼睛......」伊諾睜著慌亂迷茫的大眼,喘息間斷斷續續地說著。



所以這期間伊諾老是作著被噬魂怪捉住的噩夢嗎?傑克皺起眉頭,他拭去伊諾額角的汗水,捧住他的雙頰與他對視:「嘿!伊諾!沒有噬魂怪,我在這啊,別怕,別怕。」他輕柔說著,無措的伊諾讓傑克心中最柔軟的部份酸酸疼疼的。伊諾原本蒼白的皮膚變得更加毫無血色,連原本粉嫩柔軟的唇瓣都慘白著發顫。褐色的眼瞳渙散好一陣子後才漸漸聚焦,他眨了眨眼,冷靜下來的伊諾這才發現傑克與他的距離:「你、你幹嘛!?」他慌忙地推開,原本蒼白的臉頰飛上兩朵粉霞。



「你做噩夢了,我叫了好久你都不醒。」見伊諾好多了,傑克揉了揉他的腦袋說,然後被伊諾彆扭揮開。



「喔......謝謝。」伊諾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鼻子,翻開被子躺回去背對著傑克的時候才小聲道出感謝的話語。



「你最近都夢到它嗎?」傑克關了燈,就著月光躺在床上看著伊諾露出在棉被外的那毛絨絨腦袋,問了問。



「......嗯。」傑克等了很久,久到以為伊諾真睡去的時候,對方傳來悶悶的一聲嗯。



「所以睡不好?」



「............嗯。」傑克覺得又等了世紀之久,對方才又傳來一聲,沒仔細聽就會忽略的話語。



「那,要不要跟我睡?」傑克轉動著眼珠子想了想,才問出這個問題。



「啊!?」這次總算不用再等,問出話的下一秒就是伊諾高昂震驚的回應。「我、才、才不需要!」他說地支支吾吾,如果此時開燈,傑克就可以看見他脹紅的臉。



「你們看不見所以都不知道他們有多恐怖,他們有著長長的四肢,瘦瘦高高的──」



「夠了!我不想知道!」傑克對噬魂怪的描述讓伊諾又蒼白了臉,他覺得傑克根本就是為了嘲笑他而故意提起,他憤怒地衝下床到對面去摀住傑克的嘴巴。



「真的很恐怖,你害我也睡不著了,所以,陪我睡好嗎?呃......就當是,我救過你的命的報答?」傑克伸手攬住伊諾的腰穩了穩差點掉下去的他,淡色的眼珠機伶地看著對方。



「......嗯,好吧,既然你這麼怕......」伊諾眼神飄移了一會,摸了摸鼻子才看似很勉強地答應。



普通的標準單人床要躺上兩個男人有點困難,伊諾先是貼著床的最邊緣背對著傑克,卻被傑克以空間太小的理由由背後環抱住,傑克偷笑著感受伊諾的僵硬以及之後的放鬆,最後是漸緩的呼吸。





隔日一早,傑克是先醒來的那位,他被灑在自己臉龐的溫熱氣息弄醒,一睜開眼就看到伊諾放大版的睡顏。與平常總是板著一張臉的不一樣,睡著的伊諾安靜地像個天使。傑克動了動被壓麻的手臂,看著對方皺了皺眉頭往自己方向縮了縮,心幾乎是化成了水。



天啊,怎麼會這麼可愛呢?



他盯著伊諾睡翹的劉海以及露出來的飽滿額頭,情不自禁地漸漸靠近,最後在上頭印下一吻。「早安。」他輕輕說。


───


我......來......惹......(樹懶姿態


评论
热度(8)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