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官笑-《享》副八篇試閱


這次來POPO 副八篇的試閱 最後一篇啦!!!!!快關窗惹(癱


詳細本子資訊點此

試閱:

終於等到張啟山他們從北平回來,張副官依舊敬業提早一個時辰去等待。但沒想到等到的卻是五個人,這總是暗搓搓非要到張府坐一下順幾個東西吃的八爺更是不坐車了,更說要腿著兒回去。不來了?腿著回去?那是貪吃的八爺?那是有車坐絕不用走的齊鐵嘴嗎?張副官滿腦子疑惑,卻也只能先坐上車打道回府,可不能讓佛爺等。


回到張府,看見那新來的小姐和自家佛爺的互動,終於知曉了幾分。面對張啟山和自稱是他未婚妻的小姐,他接過張啟山的示意先行告退。這正巧看見提著齊鐵嘴皮箱的小廝正打算往齊府出發,他接過皮箱,叫那人別去了,他要親自去。


●●●


齊鐵嘴後悔了,說什麼腿著兒回去。這他兩條腿走到快斷了,更是走到腰痠背痛,好不容易到家就馬上回臥房癱在床上,搥著自己的腰哀嚎。這去一趟北平膽戰心驚的,真的是累翻了,齊鐵嘴躺在床上恍恍惚惚,幾乎睡著之際,卻被不速之客吵醒。


「八爺,您的箱子啊。」張副官此時笑咪咪的進來,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這樣直接進到人家臥房裡唐突無禮。


「放著就好,我累透了腿腰都不聽使喚所以慢走不送啊。」而齊鐵嘴也不在意,就好似對方已經不是第一次一般,也沒有要為他準備茶水的意思,翻了個身打算夢周公去了。


「八爺,對於佛爺有了,咳,未婚妻這事,您節哀啊。天涯何處無芳草是不?」張副官沒打算離開,更是坐上齊鐵嘴躺著的那張床,將齊鐵嘴的一隻腿安在自己腿上,自顧自地幫他按摩;而齊鐵嘴也就這樣順理成章地當大爺讓副官服侍,怡然自得。


「呿!你說得好像是我暗戀你們家佛爺一樣?!呸呸呸!佛爺有佳人怎麼需要節哀?!」這話聽完齊鐵嘴都不想睡了,趕快彈起身來叫著。


「喔?畢竟我看八爺你剛回來的時後......」張副官挑眉,原來不是他所想的那樣,頓時心中覺得豁然開朗。


「那只是!唉,在列車上真是被折騰夠了,辣眼睛啊!車廂都沒我的位子了!坐哪兒都不對,總算回來還幹嘛當電燈泡去?唉,要逼著看他們成雙成對,還一身傷,棺材本也沒了,你說多苦吶唉......嘿!別說你不信,你可知道啊!這一次......」這一該睡意也沒了,齊鐵嘴遣人來送上茶水點心,開始繪聲繪影地說著這次北平一行是多麼的驚險,他們是如何地險中求生。張副官始終帶著笑意望著齊鐵嘴那生動的表情,一條腿按完了再將另一條也挪上來,偶爾喝個茶,嗑個瓜子,更是順手也為了齊鐵嘴幾顆,對方沒多想就張嘴接下。


「欸對,你說你受了傷,在哪啊?我瞧瞧?」見齊鐵嘴說得差不多他也按得差不多了,張副官問道。


「就跳火車那啊!唉呦跳過去可真是摔疼我了,淤青到現在都還沒化呢!」齊鐵嘴不疑有他,想說都是爺們的,直接寬衣解帶也沒什麼,解了盤扣向張副官露出他嗑到青紫的地方。也沒想到張副官就這麼直接往他其中一個,最紫的狠狠按下。「啊嘶!!疼啊疼!!副官你壓什麼壓啊!!」


「看你是不是真疼還是假疼嘛。」副官笑得瞇眼,齊鐵嘴剛晃了個神彷彿看見他後頭有條狐狸尾巴晃啊晃的。


「你肯定是怕痛沒揉開了,我幫你吧。」拍拍炸毛的齊鐵嘴,張副官熟練地從床頭櫃中的第二格拿起膏藥,抹起一手指的量就往側腰的一個傷處塗。


「哼,你就老愛玩兒我。嘿、嘿你輕點啊疼、疼啊嘶──」張副官可沒手下留情,讓怕疼的齊鐵嘴連忙哀號閃躲,最後張副官乾脆繞到他背後將他緊緊挎住,齊鐵嘴則是可憐兮兮地抓住橫過他胸前的手臂,痛到縮地小小的,就這樣縮進張副官懷裡,絲毫沒查覺這姿勢有多曖昧。


齊鐵嘴的傷不多,側腰一個、手臂一個然後背膀兩個;把腰跟手臂上的上藥揉完後在將齊鐵嘴轉過身讓他頭靠在自己肩上窩進自己懷中,張副官輕笑,那笑如果被齊鐵嘴看了肯定被說是像狐狸一般。傷處很快的就處理完了,張副官的手開始往沒受傷的地方輕輕拂過,緩緩按壓。


「副官?那邊沒傷啊......?」齊鐵嘴敏感地抖了一下,是他的錯覺嗎?他覺得......這張副官怎麼摸得這麼好情色呢......


「八爺,您若覺得一人苦,可以考慮考慮我啊。」張副官輕聲說著,末了側頭在齊鐵嘴的頰上印上一吻。


评论(1)
热度(26)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