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爺心裡苦-《享》佛八篇試閱


因為這篇寫得很歡樂 OOC 怕有人接受不了所以也放上試閱讓大家斟酌一下 XDDDDD


詳細本子資訊點此


試閱:


佛爺心裡苦
※佛爺內心多話也罵髒話,OOC預警,非常不正經的一篇文

張啟山覺得最近心裡很苦,去北平求藥怎麼也沒想到是四人過去五人回來。多了一位自稱是自己夫人的小丫頭對張啟山來說不算最苦,最苦的就是那齊鐵嘴那三番兩次不知是玩笑調侃亦或是認真撮合,左一句嫂子右一句夫人,尹新月那丫頭可能原僅有五分的意都被那張舌燦蓮花的嘴教唆成十分!張啟山覺得好苦啊好苦,看暗戀好幾年的人就那樣似乎沒心沒肺的直把新月飯店大小姐與自己送作堆,張啟山就覺得苦到連膽汁都快咳出來了。

這又苦又酸的,但張啟山乃一大丈夫也不好跟小女孩翻臉怒罵,且連二爺與他家夫人都也拱著要尹新月一同回長沙了......二月紅你冰雪聰明難道不知道我張大佛爺有中意之人而那個人就是我們家老八的嗎?望向看那狡黠的眼神......丫的二月紅你就是在看戲。

事後更是得知老八那傢伙又天花亂墜胡說什麼二响環是傳家寶,我去你媽的傳家寶那只是從斗裡盜出來的玩意兒,給她也只是簡單想說拿個身上目前最值錢的東西去抵押的。若張啟山能夠事先知曉,他肯定丟失顏面也要將那環搶回來而不是放在那大小姐身上遭誤會。

好不容易回長沙,以往都會先到府上坐坐的齊鐵嘴這次竟不來了,張啟山覺得悶啊~想說終於可以好好跟老八單獨處處那傢伙卻不來。他懷念齊鐵嘴總是沒骨頭似的攤在他沙發上嚼著水果或者蜜餞零食向他叨叨念念說著他所遇到的大大小小事,看老八那愜意樣,即便總是公事纏身的他也會覺得放鬆許多。

而在發生一堆棘手難為之事後他總算等到齊鐵嘴的到來,但沒想到那尹小丫頭是想哪招趕老八走,而媽的那齊鐵嘴又是怎樣竟這樣順著對方的毛就走了?他才剛沉浸在齊鐵嘴來訪的愉悅心情呢,怎麼就這樣不說一句反駁就走的?齊鐵嘴你這鐵嘴可以別用來附和別人嗎?每次我說什麼都在那唉了半天才答應的怎麼這次不唉個幾次啊,你好歹也是九門之中的人理直氣壯一下行不啊?張啟山覺得內心咆嘯,心裡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就這樣愣愣地看著齊鐵嘴屁股都還沒坐熱就離開了。

尹新月才覺得苦,這原本以為是上天掉下來的禮物,是個百分百的帥夫婿來著,沒想到是個彎兒啊。剛開始少女胸懷花兒滿天飛的她還沒望清,直到在列車上張啟山從彭三鞭身下救了她之後的那個夜晚才發現事有不對。那夜已平安無事後,大家都睡地憨熟,只有她仍為剛巧差點被強的陰影而醒著睡不著,所以發現了那張大佛爺放開了她這個溫香暖玉,悄然跑到對面坐到齊鐵嘴旁,將那人掛在鼻樑上的眼鏡取下,擦擦他睡到垂涎的嘴角,再緩緩將他放倒在自己腿上枕著,已防睡到脖子又扭到。藉著月光兒,尹新月可看清楚了,張啟山那動作說有多溫柔就有多溫柔,眼神說有多溫情就有多溫情。其實從那一刻之後她就冷靜下來了,不再奢望能跟那人有什麼姻緣。

但她北平新月飯店的大小姐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哼,讓她少女夢破碎還是得賠!當然還是要好好假裝一下啦,看那張啟山對自己無奈的懵樣就覺得有趣!況且,久沒動筆的她也發現了個好題材,嘻嘻。張啟山跟齊鐵嘴這兩人顏質甚高啊,可害得本姑娘久未現的腐心再次重出江湖。而聽見小葵轉述許多兩人的見聞讓她更是這樣簡單迅速地跌入深坑之中。只是啊,聽著那些口述她也覺得還是少了些感覺的啊,劇情也構思到一半就卡住了,左思右想了好幾天,尹新月才頓悟到,丫的是他們根本沒任何進展了嘛!於是乎,慧黠的尹新月決定來一招刺激刺激兩人。

結果真是讓她不敢置信,看那齊鐵嘴走人她大概還能料到,但,張啟山你愣什麼愣啊你?!不是應該宣示主權來著嗎就讓齊鐵嘴走了?就這樣讓他走了?丫的你不是張大佛爺很霸氣的嗎?不是應該把人留下然後壓進沙發來個熱吻的嗎再來甜蜜滾床的嗎?尹新月簡直是氣得七竅生煙還差點就七孔流血了!

好在第二回張大佛爺那傢伙終於念完經回神,腦袋重行啟動,斥責了自己也叫齊鐵嘴去了臥房。天啊!臥房呢!看他人更甚是二爺九爺來訪也都在書房,況且,誰約人會約在臥室來著?嘻嘻!快來去偷聽!


─TBC

评论(2)
热度(9)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