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門-《享》突發本(佛+副/八試閱)

繼續釋出裡頭的文字給大家看囉~~

有興趣的歡迎填寫印調>/////<


試閱如下(應該不會被屏蔽吧....

有福同享



長沙張大佛爺家中的人都知道張啟山不喜熱鬧,但不喜熱鬧這件事,似乎必須將齊鐵嘴屏除於外。張日山起先不明白,也曾疑惑自家佛爺怎非要帶著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江湖術士到處走,他跟在佛爺身邊這麼久了,也不是不知道佛爺對於風水地理或者奇門遁甲的知識是頗為豐富的,哪需要帶著一個拖油瓶?那貨更是吵得要死整路嘰嘰喳喳有機會就是希望佛爺能夠放棄回去了,這一路都不知道偷翻了幾個白眼了卻不見佛爺有一絲煩怒,反而總是擒著一抹笑地望著攢眉苦臉的奇鐵嘴在那兒不斷地說此趟大凶去不得啊佛爺去不得。


大家都知道張大佛爺生性嚴肅,想要看到他的笑普通人可能需要太陽打西邊出來,熟一點的人呢幸運的話一年五次不到,但是遇到這齊鐵嘴呢,可就神奇地幾乎是一見就笑,多見更是笑開懷;你去問問其他人有沒有看過張大佛爺笑開懷的?肯定會被說你夢見得吧想太多。不得不說張日山剛開始看見的時候差點驚嚇到下巴掉地收不回來。


久而久之的,張日山也就習慣了,雖然仍是恭恭敬敬喊他一聲八爺,但其實平常很喜歡逗著齊鐵嘴欺負著他玩來著,看他那副聳包樣唉呦來唉呀去的,再陰沉的心情都會好到撥雲見日。佛爺也從不阻撓,倒也在一旁看得開心。而那時後張副官才懂,這貨原來是用來當開心果吉祥物用的啊,不然一趟出走如果只有他跟佛爺兩人肯定會全程悶到腦袋長菇來著,佛爺可真是設想周到,深謀遠慮啊。張日山對張啟山的敬佩也就更增添了幾分。


張啟山和副官不惱齊鐵嘴總是在一旁念念叨叨地吵,整條路有他在的時候都不得寧靜,遇到什麼風吹草動就膽小地跑到最靠近的人背後躲著,他們不惱,更會在那算命的抓著他們躲在背後時竊喜著,他們就喜歡齊鐵嘴在他們身邊嘰嘰喳喳,更甚至是,非常喜歡他在床上哼哼唧唧,那聲音總是帶著哭腔,引起兩人心中的猛獸出閘。


「啊、別、饒了我吧......」齊鐵嘴又想偷偷爬出張大佛爺臥房,會用爬的有一半原因是腰還酸軟得很。


「怎麼?才剛開始就受不了?」張啟山大手一撈,簡簡單單就把剛解開他幾顆盤扣就要爬下床的人拉入懷中。


「什、什麼剛開始,對你們來說是剛開始,對我來說我已經被折騰不下兩天啦。」人稱八爺的齊鐵嘴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這兩隻禽獸,前兩天一人一天就讓他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弱算命被操到只剩半條命還沒來得及頤精養神,這天竟然兩人都來了是要.....他奶奶的根本是要我死的嘛!


「八爺你這哪的話,都讓你睡一天啦。」那張副官笑呵呵地,眼睛瞇成一條線,每當副官對他笑的時後(有九成九都是不懷好意的笑容),齊鐵嘴都覺得這貨就像隻狡詐的狐狸。對方將熱氣吐在他薄透的耳殼,沒幾秒那耳殼就泛起了可愛的粉紅。


「睡、睡一天哪夠啊你們一人都至少給我來三次!」齊鐵嘴覺得心裡苦,他知道他總是個聳包樣,但也不至於這麼沒人權吧?被抱來抱去壓來壓去的,都快精盡人亡啦唉呦。


「你放心,我已吩咐廚子準備你最愛的蓮藕燉豬蹄,等會兒你餓的時後就可以吃了。」張啟山彷彿是齊鐵嘴胃裡的蟲,一早就吩咐好晚上準備好齊鐵嘴最愛的菜還有幾道補身的菜,待他們三個完事後吃,他慢條斯理剝去齊鐵嘴身上的一顆顆盤扣,彎嘴笑著連酒窩都出現了,好不燦爛,看得齊鐵嘴有些失神。佛爺怎麼可以這麼帥又可愛?真是太犯規了呢。而齊鐵嘴那朱唇微張的呆愣樣也讓張啟山心底開花地啾了一口。即便張啟山表情總是控制得很好,但是他的老八總是可以可愛到他心臟痛,萌到他身上的窮奇蠢蠢欲動,大隻小隻皆是。



评论(10)
热度(18)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