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歐美翁無料公開]Our Cup of Tea



English Tea

◆三兄弟AU

 Freddie/Aaron - (The Hour焦點時刻&Vampire Academy吸血鬼學院)

 Q/Charlie - (007&Kingsman金牌特務)

 Danny/Alex - (London Spy倫敦間諜)

 

Chelsea Garden Blend Tea

◆被棄組

 Sonny/Duncan

- (Suffragette女權之聲&Lady Chatterley's Lover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English Tea

─Ben & Edward 三兄弟AU設定

 

■Whishaw三兄弟

Freddie (by The Hour影集):大哥,28歲。

Q(by 007電影):二哥,25歲。

Danny(by London Spy影集):小弟,22歲。

 

■Holcroft三兄弟

Charlie(by Kingsman電影):大哥,25歲。

Alex(by London Spy影集):二哥,22歲。

Aaron(by Vampire Academy電影):小弟,15歲。

 

■配對:

Freddie/Aaron

Q/Charlie

Danny/Alex

 

Breakfast Tea

一年一度的聖誕節即將來臨,這對Whishaw三兄弟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父母的早逝讓他們比同年齡的人更早獨立,成年後就各奔東西的他們則是習慣在重要節日相聚,連絡連絡感情。Q不大喜歡去人擠人的熱鬧地方,所以他們總是在目前只剩Freddie住的老宅中慶祝。

而這次聖誕跟往常不大一樣,因為Danny要帶男朋友過來。前幾任Danny都遇到糟糕透頂的人,沒幾個月甚至是幾個禮拜就吹了,搞地Danny老是傷心欲絕,但卻又好了傷疤忘了痛地再去追尋愛情。太天真了,太天真。兩位兄長如此嘆息著,怎麼這位小弟就是對愛情有些太過憧憬以及理想了呢?這次聽說已經交往了七個月快八個月了嗎?在這段期間Freddie和Q老早就受到不知多少次的網上摧殘,Danny總是說著對方有多好多好,幸福洋溢的樣子是很好,但他們就怕又像前幾段愛情一樣,宣告失敗,迎來Danny哭紅著眼跑回老宅找安慰的結局。

 

戀愛中的人總是傻蛋,要來好好審視審視這次的男朋友才是......Freddie與Q在心中如此打算著。

 

「等等,你覺得是都扮黑臉還是一個白一個黑?」Freddie點著菸,問著已經準備好餐點正在泡茶的Q。

 

「都黑吧,之前Danny的前任脾氣不是很好,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只是假裝,本性曝露的時候還差點傷了Danny。我們等等也不要出去迎接了,瞧瞧Danny滿口稱讚對方的紳士到底是真的假的。」Q勾起了一抹算計的笑,眼鏡的反光讓Freddie覺得這個二弟十足地像個電影中那種智慧型的反派角色,還是主要的那種。

 

此時門鈴響起,接著是開門聲以及腳步聲,最後是Danny富有活力的大喊:「Freddie!Q!我回來囉~」。他們本想裝著愛理不理的表情,但卻看清Danny身後高大身影的面龐時,震驚到Freddie口中的菸掉到地上,Q則是把茶杯倒滿溢出了都沒發現。

「喔天啊!Freddie你的菸!會燙壞地板的!Q你倒地滿桌都是茶了啦!!」Danny連忙沖去流理台拿抹布收拾,即時讓茶水沒有碰到桌上已經擺放好的披薩及炸物。

 

Freddie嚇傻了,起先沒看清的時候他還以為是Aaron──那個最近為了採訪而進去當講師打探消息認識到的學生。某天酒後亂性就不小心上了,害對方之後就死黏著自己來著,真是心虛啊心虛,上了一個未成年的......不過仔細看後才發覺是不一樣的,Aaron沒有那麼高,整個人散發的是傻傻稚氣未脫的氣息,又單純又乾淨,而不是像Danny的男朋友Alex......的確是個溫文儒雅的紳士,但就是......神秘了些?這樣子對Danny好嗎?但是看兩人眼神的交流,那情感也不是假的......

Q也嚇傻了,他還以為是他的同事──Charlie來著。不過仔細看就發現氣質差多了,對方是安靜內斂,跟Charlie的自信囂張差得遠了。但......他的第六感告訴他那位Alex有很深很重大的秘密在身上......回去大概要好好查查了......他可不希望這次Danny的戀情又宣告終結。

 

Danny覺得很奇怪,他的哥哥們一直盯著Alex瞧,先前一看到Alex就被嚇到的樣子也讓Danny疑惑。到底怎麼了?他們認識Alex嗎?但看Alex說過沒見過他哥哥們,他有事先問過了啊......畢竟他們兄弟長的挺像的。難道......難道......他們也看上Alex了嗎!?

 

「嘿我說,你們幹嘛一直看著Alex啊,我知道他很帥但他是我的喔!兄、兄弟夫不可戲啊!」哥哥們對Alex有意思的念頭一閃進Danny腦袋裡他就慌地忙遮住一直被注視著地Alex的臉,整個人護在前方就像是隻保護著小雞的母雞。那緊張的樣子讓Freddie跟Q不約而同地噗哧大笑,這一笑化解了剛剛尷尬停滯的氛圍,他們紛紛入坐開始享用起桌上的餐點。

 

「那個Alex,你有雙胞胎兄弟之類的嗎?」在吃的差不多的時候,Freddie問出從剛剛就疑惑的問題。

 

「............沒有。不過有大一點的哥哥跟差挺多歲的弟弟。」突然的問話讓Alex愣了一會兒,他垂下頭盯著捧在手中裝著可樂的杯子,慢慢說道。

 

「真的?所以他們叫什麼?在做什麼?」Alex的停頓讓Q挑起一邊的眉,他接著問道想做進一步的確認。

 

「嘿!Alex很纖細的你們不要嚇他啦!他會想很久才不是心虛是真的不善與人交談而已嘛!我都習慣等他慢慢想你們不要催他!」Freddie跟Q咄咄逼人的眼人讓坐一旁的Danny率先發難,那捍衛者的樣子又逗地Freddie和Q笑開懷,也消了繼續詢問別人家私事的念頭了。畢竟小弟開心才是最重要的,他們倒是有一陣子沒看見Danny這麼高興了。

Alex相處下來雖然有些安靜但也算的上是可圈可點,Freddie把Alex他身上那神秘的氣息拋到腦後認為只是自己神經太敏感,而Q則是決定回去再好好查查。

 

這頓聖誕晚餐整體下來還算是吃得很愉快,但夜晚從Danny房間隱約傳出的聲音卻讓Freddie跟Q覺得尷尬,讓他們同時想念那個與Alex長相相似的人。

 

 

Apple Crumble Tea I

為了調查好友拜託的一件看似自殺但背後似乎隱藏玄機的案子,Freddie潛近了聖弗拉米爾學院調查。

雖已準備好講師的身分,但蠢蠢欲動的Freddie卻決定早一步溜進學院探查。這天他為了躲避警衛,從最角落的牆面就著一旁的大樹攀爬而入,攀過去不得了,Freddie完全沒想到裡頭的高度比外頭還高上許多,沒有東西可以藉著就地的他思索著該用什麼樣的姿勢才不會摔斷腿。

 

「該死的。」Freddie暗自咒罵,剛巧爬樹讓他的頭髮亂了幾分,還夾雜著一些樹葉使他在這處境下更顯狼狽。都已經到這裡了,要跳?不跳?

想著聖弗拉米爾學院校地偏遠,他都特地花三四個小時驅車過來了回去豈不是浪費時間?於是他決定閉上眼,就這樣跳了下去。果真痛死了!他摔倒在地,痛地呻吟。

 

「嘿,你、還好嗎?這樣跳下來很危險.......」睜開眼,映入眼前的是一位長相英俊但仍略顯稚嫩的少年,該死!他剛怎麼沒注意這裡有人?雖然長相是他的菜但是太年輕了,還身著制服很明顯的就是這裡的學生。

 

「我、我沒事!我的東西不小心被我丟到樹上去了,所以只能上去拿下來。」Freddie趕緊隨便扯出一個謊,這傢伙如果去跟警衛告發那可就糟了。

 

「可是你怎麼爬上去的....這邊也只有牆.....」少年的疑惑讓Freddie狠狠瞪他一眼,還不走啊死小鬼!

 

「怎麼?覺得我是在說謊嗎?看我摔下來很好玩是不是?」Freddie故意惡狠狠地說,這招看來有效,少年畏縮了一下,連忙搖頭否定後趕緊離去。

 

 

而Freddie並沒有想到,他還會再遇到那名少年,直到第一次講課,他一進門就看見對方在自己的課堂上,而對方很明顯的也訝異到了。點名簿上,Freddie知道了他的名字──Aaron Holcroft。

 

「原來你是老師!」一下課,Freddie趕緊走人去調查,但還沒踏出教室Aaron就興趣富饒地衝了過來與他談話,雖然表情看起來是和善而非惡意刁難,但趕時間的Freddie只覺得煩。

 

「Holcroft同學,可以請你讓一讓嗎?不好意思我趕時間。」Freddie盡量露出友好的笑容。隨便打發他兩句就側過身離去。

 

 

「老師,那邊是禁止過去的,你迷路了嗎?」正當Freddie走訪了一些去處,打算往少女自殺的地方前去的時候,背後卻又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該死的!那小鬼怎麼又來了!

 

「是嗎?那我真的是迷路了呢。」他背對Aaron翻了翻白眼,扯開笑臉轉過身說。

 

「你要去哪邊呢?我帶你去。」Aaron抓了抓背在單肩上的背包背帶,自以為好心的為Freddie帶起了路,沿路還嘰嘰喳喳,讓Freddie找藉口離開的時間都沒有。唉,好吧,只好擇日再過去那了。

 

 

Freddie覺得自己莫名招惹到一個大麻煩,Aaron不知為何對自己有極大的興趣,總是愛在自己身邊跟進跟出的,更老是在自己準備潛進重要地方調查的時後冒出來打斷他的計劃,害他只能裝傻說又走錯路而放棄那天的搜查,使他進度落後。但也意外得知對方屬於學生會的幹部,如此好的機會,Freddie決定利用Aaron,看能否從他口中套出什麼有用的訊息。

 

這天,Freddie以好奇學生會的運作為由邀請Aaron到他的宿舍,Aaron像隻大犬般欣喜答應,屁顛屁顛地跟著Freddie到學校為他安排住的地方。

Aaron對這地方頗感興趣,睜著大眼瞧著與他的宿舍有什麼不同,嚷嚷教師的高級多了他的宿舍可沒有冰箱之類的事情。Freddie習慣性地從冰箱裡拿出啤酒,點起了菸。

 

「不喝酒嗎?」看Aaron突然安靜下來愣愣地看著他,Freddie叼著菸問。

 

「我........還沒喝過。」Aaron的回答Freddie並不感意外,畢竟他看起來就是從頭到尾一個乖巧的優等生,但這樣的乖巧惹地他心煩,還未上中學就開始抽菸喝酒的他從來不是什麼好學生。

 

「沒喝過酒?你瞧瞧你,我還沒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喝了呢。要試試看嗎?」他故意慫恿,想看這位優等生會有什麼反應。

 

 

Freddie壓根沒想到那位臉龐還顯稚嫩的青年那麼快就醉了,才一杯啤酒的量耶?他第一次喝的時候也沒這麼弱啊。況且他還是有考量到是啤酒才讓他喝,那酒精濃度對他來說根本等於零的啊。

而令他更沒想到的是,喝醉酒的Aaron異常黏人,整個人貼上來攬住他的手臂磨蹭直喊著熱。見鬼!他給的分明是啤酒而非春藥!Freddie慌張的阻止好幾次笑地傻憨的Aaron靠過來的唇,但Aaron不屈不撓,阻擋幾次之下仍是被攻破,Freddie被弄倒在床上,火熱的唇壓了上來,毫無技巧的吻一個又一個落下。危險,太危險了!Aaron不斷吐出的氣息讓Freddie開始覺得有些微醺,口腔裡充滿著酒精,對方豐厚的唇令他覺得舒服,不知不覺間他也醉了。Freddie從來就不是個會壓抑慾望的傢伙,順著對方的狂熱及醉意,理智此時此刻早已不復存在,直到隔天,Freddie醒來,才驚覺他就這樣上了一個未成年少年。

 

Freddie的性生活不比小弟雜亂,但也不怎麼單純,只要感覺有了仍是會去Pub找個對象來個你情我願的一夜情,前陣子也因為酒興高至而與同事睡了一夜,但這都不怎麼樣,他們仍是正常生活,不因發生關係而有什麼變化。

 

但Aaron卻完全不一樣,比以往都還要更加纏人,他不知道那傻小子是不是就這樣把他當作情人。老天,只是個一夜情............好吧,或許兩夜三夜,不能怪他,Aaron的身體意外的跟他非常契合,更何況又是對方主動貼上來的,對Freddie來說,這只是你情我願地互相解決生理。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從Aaron那找到更多更可靠的消息。

 

 

Piccadilly Blend Tea I

回到辦公場所,Q沒忘搜查一下Danny的男朋友──Alex Holcroft,沒想到竟是同屬MI6的人員,只是不屬於自己所管轄或常接觸到的範圍,難怪沒看過。這下Q總算了解為何Alex會有一股神祕的氛圍了,身為政府情報機構的他們都無可避免的需對周遭的人有些隱瞞,就如同他的兩位兄弟以為他只是在一般科技公司上班。Alex的神祕看似對小弟並不具危險性,這讓Q鬆了一口氣,而讓他該專注眼下,他該處理的應該是另一件事情──也就是他小弟男友的哥哥,Charlie Holcroft。

 

說真的,Q從來沒想過,他會在意、喜歡上那位囂張的大少爺。在接收之前他就從Kingsman的Merlin那接收有關於他訓練期間的影片了。那自視甚高的樣子實在是令人喜歡不起來,更別說之後鐵軌測驗的窩囊樣,真不曉得M是基於什麼心態決定把這個忠誠度沒過關的傢伙留下來的,雖然說他其他分數都非常的優秀......

其實如果M把他交給其他人管理,Q是不會在乎什的,但重點就是M把這塊燙手山芋交給了自己,為了高密度的監視,更是要求將他安排在自己的住所。見鬼了!自己有007那傢伙就已經夠麻煩了好嗎?沒想到又多了一位毛才剛長齊沒多久的死小鬼!他可是Q部門專門研發武器設備的主管!而不是那些長不大的小孩的保母!

 

第一次見面,Charlie與其他人第一次看到他一樣,不敢置信、有些嗤之以鼻的樣子。Q很習慣了,他們總是對於自己過分年輕的長相充滿不信任。

不過好在那天愛闖禍的007做了良好的示範,Charlie看見久仰大名的特務龐德乖乖坐在醫療椅上被自己毫不留情的注射血清慘叫時瑟縮了一下,之後馬上就收起了那吊兒啷噹的樣子,乖乖跟在他的身邊必恭必敬。回到住所的時候更是好笑,被自己養的兩隻對陌生人富有攻擊性的貓逼地狼狽逃回他為Charlie準備的房間。當然Q不會怪Charlie的,因為007現在臉上還未完全消失的痕跡就是其中一隻的傑作。不怪歸不怪,他仍是無良地大聲嘲笑讓Charlie面紅耳赤地開起一小縫的門辯駁他只是不知道而沒作好準備。

 

日子久了,Q發現Charlie其實沒他剛開始想像的那麼討厭,甚至有時候還會幫他收拾007丟過來的爛攤子,不過稱讚一下那得瑟的樣子又出來了,讓Q默默的在觀察報告中寫下不可稱讚,否則會得意忘形飛上天。但其實Q那時候想的是覺得自己大概是累瘋了,才認為Charlie那想藏藏不住的笑容真是有點可愛。

但日子再久一些,那貨就開始原形畢露,不怎麼把自己當長官,甚至還敢逼自己休假的時候出去外頭進行什麼曬太陽浪費時間的事情,他又不是顆植物。Charlie說是成天都待在家太不健康連貓咪都會曬太陽了;不然就是像大爺一般的點了一道又一道的菜說著你太瘦了應該多吃點。說真的還真是煩人,連他的兄弟都不怎麼管他地怎麼會輪到外人來管了?

 

到底,這種熊孩子般的傢伙是怎麼入的了自己的眼的?Q已經困惑很久了。

Q思考著,是從Charlie努力不懈用不服輸的用各種方法、各式各樣的高級貓食成功誘惑自己的貓咪的時候就開始會不由自主的目光追隨著他了?不過現在害他的貓越來越重了,且都還常跑去Charlie的房間睡讓他有些吃味,還害他少了兩個天然暖爐。

 

還是從Charlie某一次不慎搞砸任務讓他冷著臉補救後煮焦好幾次鍋爐弄出來的湯好聲好氣陪罪的時候就會開始對他有差別待遇了?但是那次害他一個小時後肚子痛到險些掛急診,若不是看見Charlie那樣慌亂無措的找藥餵他吃,Q差點以為Charlie其實是要報復他。

 

亦或是從Charlie感冒發高燒,在不安穩的睡眠中痛苦喊著夢話的時候就開始會心情隨著他起伏了?雖然那次害他連夜照顧後也被傳染生了場大病連躺了一個禮拜,換成是Charlie笨手笨腳地照顧著他。

 

當他聖誕節訝異的發現Danny每天在群組裡談論的男朋友是跟Charlie長的非常相似,一問之下原來是Charlie弟弟的Alex後,Q這才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性。臉,或許是臉吧。而當最後他們又發現Freddie的戀人恰巧就是Charlie的小弟Aaron後,他才完全的肯定──臉,原來就是臉啊,Holcroft三兄弟的長相活脫脫就是他們Whishaw的菜!

 

嘖,Danny那傢伙不到一個月就把Charlie的弟弟追到手了,那他這個和Charlie已經同住超過一年的哥哥不就太過漏氣了?想到這就不是滋味,特別又當Danny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都在群組裡分享他與Alex的大量粉紅愛心。

 

「嘿!倫敦難得出太陽了呢!一起出去運動運動吧?」而這時,已經在Q心中占據一定地位的室友開心地從房間抱著貓晃出來又準備拉著愛窩在家的他出門。

 

「運動?我倒是有一個可以不用出門就可以做的好運動。」抱著絕對不能讓小弟專美於前的念頭,Q將Charlie壓進沙發,啃上了他早已經幻想親吻過的柔軟厚唇。

 

這年復活節,Q如願地帶著查理回家向兄弟們介紹他的新寵。

 

 

Chelsea Garden Blend Tea

妻離子棄,這大概就是Sonny目前悲慘的寫照。

 

他在洗衣廠不斷被嘲笑──軟弱無比、管教不了家庭、被老婆拋棄、孩子沒能力養、是不是男人啊?要不乾脆當女人算了?你可以跟你老婆一起去參加那個什麼鬼女權運動啊。

這類的嘲諷話語每天都在上演著,但Sonny只能不為所動。忍一忍就過了,他能怎麼辦呢?妻子害他蒙羞,工作讓他沒辦法照顧George,連接送都成了問題,一週只剩下19仙令根本無法他們飽足,更別說還在成長的George,時不時喊著媽媽在哪媽媽做的飯比較好吃之類的種種讓他備感壓力,睡前兒子肚子的咕嚕聲卻又讓他愧疚。送走George好的選擇,他能有更好的生活品質、教育,唯有這樣才能讓George好好成長,做個有用處的人,而不是像他這樣......卑微的在洗衣廠工作,過著物質緊縮食不飽穿不暖的生活。Sonny這樣催眠著自己。但也不可否認的George一直讓他想到Maud,讓他覺得可恥,讓他備受嘲笑,讓他覺得失望透頂及無比難過。

 

送養那天是George的生日,他仍是清楚感受到Mund淒厲的控訴自己為什麼這樣做、George看著Maud依依不捨的大哭以及落在自己身上的拳頭,他無力反抗,他不配做個丈夫以及父親,他沒能守護住這一切。

 

 

不知道George過得好不好?Sonny送貨有時會經過Drayton的大宅,經過的時候他總是會這樣想,時間還得宜的時候他會繞繞看看,看能不能幸運看見George的身影,無奈庭園太大,他怎麼看都是高大的圍牆跟遠遠的房子。而門口的警衛總是狐疑的看著他,他只能尷尬的撇開視線摸摸鬍子快步離去。

今天大概是他的幸運天,Sonny想。送完東西的他習慣性路過大宅,還沒抬頭撇個幾眼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大喊著爸爸。是George,他真的看見George了。當下還以為是在做夢,直到George撲進他的懷中。

 

「嘿George,天啊你是不是長高了呢?在Drayton夫人家有沒有乖?過得好不好?」George長胖了,氣色看起來更好了。這讓Sonny感到欣慰,至少這證明了他把兒子送養的這個決定不是錯誤的。

 

「George很乖~Daddy,Mommy還是在生病嗎?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她?」

 

「...是啊,她還在生病。所以George要更乖喔,這樣才能見到Mommy嗯?」提到Mund又感到一陣酸,Sonny只好順著George的話講下去,即使他並不覺得George還可以見到他的母親。感到心虛而眼神飄移的他,這時候才看見旁邊站著一位青年。

 

「你好,我是Duncan Forbes。」青年不因為Sonny穿地破舊而對他另眼相看,揚起和善的微笑自我介紹著。

 

「Duncan人很好都陪我玩!!」

「噓George你怎麼可以直接稱呼名字呢?應該要叫先生。抱歉Forbes先生......我家小孩──」

「不不沒關係的,就叫我Duncan吧。您是......」

 

「Sonny,Sonny Watts......是George的......生父。」

「你好Sonny,要一起共進下午茶嗎?George肯定會很高興的對吧?」

原來Duncan是Drayton太太的弟弟,在夫妻倆出國玩而George堅持不想出去的時候被拜託前來陪George玩的。

Duncan為他備受嘲笑的悲慘日子點亮了一盞明燈。

 

剛開始被問起妻子的時候,他支支吾吾的據實以告,用著忐忑不安的心做好被對方鄙視的心理準備。但是那位堅持要自己叫他Duncan的富家青年卻沒有這麼做,反而娓娓道來他暗戀許久的青梅竹馬跑去當別人的妻子,卻在那位丈夫因大戰而半身不遂而使的夫妻生活逐漸不美滿時與園丁私奔。

「我有被邀請去參加他們的晚宴,但她那時仍是沒有選擇我。」Sonny記得那時後Duncan的笑容有些苦澀。「你永遠都不知道她們能有多少能耐對吧?」他回答,讓彼此輕敲手中的酒杯。他們意外的因為這種同是被女人拋棄的境遇而惺惺相惜,Duncan會藉故拿一些衣服到他待的洗衣場送洗,好讓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將乾淨的衣物送過來時帶他去附近姊姊家探望George,更常的時間是兩人一起單獨的遊玩、小酌。

 

Duncan不像以往他遇過的那些有錢人一樣鄙視他們這種低階層的人,他永遠都是平視地看著自己,認真傾聽,以平等的態度與交友。相差甚大的生活沒有讓彼此產生隔閡,他們互相分享著,津津有味地聆聽,知曉其中,有錢人有有錢人家的無奈,窮人也有窮人家的歡快。他們越來越親密,天寒的時候Duncan給了Sonny幾件年少時後的舊衣服,其實本來Duncan要拉著他買新衣服的,但是被斷然拒絕;而Sonny則是熬了一些熱食讓Duncan試試,這讓Duncan笑著說想到了以前保母煮的味道,令人懷念;高級食材所製作的料理反而沒這般溫暖的感受。最近英國的天氣不是很好,他們從草地移往書房,微醺的時候Duncan會硬拉著Sonny起身來跳舞,Sonny總是不好意思的說他不會跳,而Duncan則是笑得有些傻憨地說沒關係,就是隨著音樂亂擺動而已。他們幾乎是貼在一起,Sonny可以感覺的到對方傳遞過來的體溫,太熱了、太熱了。他有些著迷的盯著Duncan如希臘雕像般美好的五官,彎起的嘴唇線條是多麼的完美,他差點有了一親芳澤的衝動。不過他壓下來了,幸好Duncan閉著眼沉浸在音樂之中沒有發現他炙熱的視線。甩甩頭,他當那僅是酒後的瘋狂念頭。他們越來越親密,彼此之間似乎悄悄產生了化學變化,卻默默任由著不說破。

 

這天又是要將衣服拿去Forbes家的日子,為此Sonny心情愉悅的哼起歌來,是什麼歌他不大確定,反正是從Duncan書房的唱盤聽來的。Duncan給他地衣服很保暖,否則以往這個時候他都會凍地快沒知覺。

 

「嘿,這件不錯嘛?」討厭的Taylor嚼著菸草吹著口哨走過來,壞了他的好心情。

 

「誰送的啊?聽說咱們Sonny最近跟某家大少爺處的很好啊?」Sonny強迫自己專心於手中的衣物。

 

「讓我猜猜?跑去當婊子啊?瞧瞧,最近長了不少肉呢,鬍子剃掉的話這張臉也是挺白淨的不是?」Taylor大笑著,刺耳的話語令Sonny停下動作,全身顫抖。

 

「喔?生氣了嗎?講幾句就不行啦?就是這麼軟弱才會管不了那糟糕的妻子啊嘖嘖。」深呼吸,深呼吸Sonny,你可以的,再一件就好了。

 

「呿,無能的你可不配這身衣服,脫下來!老子要了!」但Taylor卻沒消停,扯起了一看見就覬覦著的外套,這讓Sonny抵抗著;僵持不下的兩人拉拉扯扯一番,反而將外套給扯破了。啪嘶一聲,讓Sonny的理智線也跟著斷裂了,他怒不可揭地往Taylor的臉上狠狠揍一拳,對方哀嚎一聲,吐出了一顆牙也接著狠狠揍過來。瘦小的Sonny靠著憤怒的腎上腺素才沒被打趴,逐漸居於弱勢後則是靈巧地找到了口掙脫開來,抱著要拿給Forbes家的衣服就跑走了,留下Taylor在那邊咆嘯著說該死的夫妻都是一個樣之類的種種。

Sonny衝到Duncan家的大宅前才逐漸冷靜,他大口喘息,望見手中的衣服暗罵一聲Shit,這時後他才發現原本潔白乾淨的衣服全都被他弄髒了,他盯著發愣,還想著現在回去重洗還來不來得及的時候Duncan已經來了,原來是訓練有素的管家一瞧見Sonny來就馬上去知會Duncan了。

 

「喔天,Sonny你怎麼了?」

「喔Duncan...抱、抱歉衣服,衣服我弄髒了......」

「管他的衣服,Sebastian,麻煩將藥箱拿到我的房裡來。」

「是,少爺。」

 

Sonny被Duncan強行拉著走到Duncan的臥房,然後被壓著肩膀坐在床上;Duncan用手抬起他下巴審視傷口的時候令Sonny覺得有些臉熱,閃爍著避開Duncan的視線。

 

「怎麼用傷的?」Duncan揮手讓送藥箱過來的管家離開,親自為Sonny上藥。

 

「呃......跟老闆起了一些口角、嘶──」棉花棒壓上傷口的時候讓Sonny痛的抽了口氣。

 

「他怎麼能這樣!?需要我幫你嗎......我可以請人報仇之類的......?」Duncan緊皺著眉頭憤憤不平,不過動作卻比剛剛還要輕柔。

 

「不、不用了,他應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至少我的牙還在。」想到這Sonny咧嘴笑了開來,卻扯到傷口讓笑變得扭曲。他實在不敢相信懦弱的自己竟然有膽子對別人做這種事情。

 

「嘿小心,別扯到傷口了。」Duncan輕撫著他的頭髮,清洗完傷口後開始準備上藥。

Sonny就這樣靜靜地欣賞著Duncan專注為自己上藥的樣子,看著他因為自己疼痛抽氣的時候也皺起眉頭的樣子,好似很心疼,令他覺得很窩心。有種不知名的情愫似乎開始蓬勃發展,脹地他心裡滿滿的。

 

「......那這樣你還回的去嗎?」上完藥後,邊整理藥品的Duncan想到似地猛然回頭問道。

 

「這......大概是無法了。」喔對,Sonny還沒想到這呢,他望向天花板歎了口氣。

 

「那、你要不要來我這?其實我之前就想問了只是怕冒犯到......剛好缺一個貼身管家,之前都是女的,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但似乎覺得她們總是靠得太近,若有似無的暗示有些更甚至是明顯的挑逗讓我覺得......有些恐怖。」Duncan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聳了聳肩,在Constance之後他就對女生有些心灰意冷,甚至到抗拒的程度......

 

Sonny必須再次重申,Duncan根本是他灰暗人生中的一盞耀眼卻溫暖的明燈。

 

Free Talk

哈囉大家好~我是目前正水深火熱的暟貓貓>.<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這兩篇拉郎呢...XD

我怎麼覺得自己老是在已經萌上冷CP的時候往更冷的地方前進呢(遠目) 猜猜,現在大概已經跑到了冥王星的距離了吧..…

且距離London Spy播完的日子越久,似乎連London Spy也開始漸漸沒有原本那麼多人在關注了>.<

自己也沒想到熱度會維持這麼久(?,謝謝仍是在持續跟我互相取暖喇賽的夥伴悶啊w 不然我應該也很快就脫坑了(靠腰

這本無料之後考完打算出成本來者,就大概再比這份無料多一倍多的篇幅吧? 三兄弟部分基本上就是前面後面+三兄弟各兩篇的篇幅。然後因為無料的篇幅問題我就沒把Danny/Alex的第一篇部分放上來了不好意思,他們也是有篇幅的喔請不要誤會XD!! 被棄組一樣有約快一半的篇幅沒放上來這樣。(至於為什麼叫被棄組因為兩個人某方面來說都是被女人拋棄的(炸

雖然拉郎很冷,但我真的很愛Crossover(炸,從以前就常常看完原本的配對後跑去找其他Crossover來看然後萌的不要不要的(欸

這次則是自己寫真的是有點害羞-//////////////-

另外除了拉郎本,預計要出的還有一本是London Spy的Danny/Alex短篇集吧,刊名大致上取好囉,名為《男朋友的N+1種烹調方式》^w^,除了兩人的互動日常篇(?外應該也有大量的AU(靠腰XDDDDD也會把目前發布過的肉文放上去,就算是個紀念囉;)

有興趣的朋友,歡迎追蹤我的噗浪!任何相關消息都會發布在上面喔!

理所當然的還是廢言占大部分啦|||

 

喔對,至於篇名為什麼都跟茶有關C呢~~就之後本子的後記再說啦^w^!!(因為這邊沒篇幅啦www

By 暟貓貓 Plurk@fivesix27


评论(6)
热度(9)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