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pool-錦鯉(Wade/Francis(Ajax)無差)

Deadpool 電影衍生

配對:Wade/Francis(Ajax)無差


錦鯉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即是朋友。這讓韋德及阿賈克斯目前達成和平共識,暫時同居,咳,同住在一起。你若問阿賈克斯為什麼,他會無奈地翻個緩慢的白眼,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懶地回答;你若問韋德為什麼,他則是會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堆:「反正就是那樣,因為所以蟑螂螞蟻,你若真要問為什麼,那就是作者爽!作者懶!作者私心作祟卻不願想原因!還有什麼阿賈克斯?他叫法蘭西斯!來跟著我一起念,法蘭西斯,法、蘭、西、斯。」接著就會有一本書迎面而來,被韋德靈巧閃過;殺氣般的瞪視則是由韋德一個愛心滿滿的眨眼化解開來。

韋德總是喋喋不休,法蘭西斯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想把他的嘴縫起來。

「喔法蘭西斯,如果你把我的嘴縫起來,可就聽不到我叫你親愛的名字了呢~你不總愛問我你叫什麼名字嗎?就是知道你喜歡我叫你的名字~」韋德總是這樣說,配上噁心巴拉的腔調,讓法蘭西斯更是堅定了再一次把他的嘴巴縫起來的念頭,但也只是念頭。

「嘿!既然目前沒事,那就把我的臉弄回來如何?你說過你可以的。還是說其實你不行硬裝可以?喔男人可不能這樣的喔很丟臉。」這也是韋德總是念在嘴上的,也是他起初尋找法蘭西斯的目的之一。

「你如果那時後乖乖躺著我是有辦法,但你沒有,所以沒救了,掰。」法蘭西斯直接忽視他後面的話,淡淡的說。

「Fuck you!都是你讓我變成這樣子的!總是會有幾個辦法吧?」韋德向法蘭西斯比了雙手的中指,如果可以他想要連腳指的中指都一起比出來。

「我說沒辦法就是沒辦法,你再怎麼吵我也不會生出任何辦法。況且這樣子沒什麼不好的,你又得到不死之身。」

「見鬼的沒什麼不好的!你是瞎了眼才沒看過路上的小朋友被我嚇哭,或者不知哪來的神經病跑過來說我是地獄的使者快回地獄別來禍害人間之類的事情嗎?」

「喔。」法蘭西斯似乎想到了,他喔了一聲後開始回憶起前陣子一起出門時發生的事情,然後開始放聲大笑,笑到抱著肚子停部下來。

「笑笑笑!就會笑!很好笑嗎?看我把你天殺性感的臉皮扒下來你還笑不笑的出來!」如果不是已經發誓這段時間要和平共處,韋德真的很想要拿起他的長刀把害他變成臘肉條樣的天殺的法蘭西斯切三段。

 

「我覺得挺好的。」終於,法蘭西斯停了下,他認真的端詳對方面目可憎的臉龐,突然正經的說。

「挺好的?你說我這樣挺好的?嘿你的審美觀有問題嗎?我現在就像是條臘肉!還是毫無光澤看起來就難以下嚥的那種,連80歲老處女都不肯跟我上床,吃了春藥寧願被慾望焚燒致死也拒絕的那種。喔我懂了!你得了臉孔辨識障礙對不對?所以才沒有審美觀嘛!」韋德又開始如同機關槍般自言自語自問自答著,這段期間讓法蘭西斯翻了不下五個白眼。

「我沒有臉孔辨識障礙,你可是我最成功的作品,我真的覺得很棒,就像...錦鯉一樣。」末了,他掏起不知道從哪邊拿出來的鋼筆,紅白相間的樣式,在法蘭西斯修長的手指間靈巧轉動,最後法蘭西斯將他擺在嘴邊,刻意的咬著筆蓋伸出軟嫩的舌頭舔一下。

 

fuck,Fuck,FUCK!!!這讓韋德突然整個人當機,死盯著法蘭西斯看。他突然覺得有點不妙,不應該說是非常不妙。

「你、你是同性戀?挖喔,還是審美觀歪掉的同性戀嗎。」過了很久,他才蹦出這麼一句話,一如常態地加上諷刺。

「只要是『美人』,何須分性別?」似乎是玩上癮了,法蘭西斯將那隻筆咬在嘴間亂晃。

「呦呦,如果你口腔期不滿足,不需要特地花錢買一隻筆的,我這邊有又大又熱的屌給你,算你免費,不用錢,室友優會。」好吧,法蘭西斯那該死的樣子讓他硬了,硬的徹底。

「你能滿足我嗎,Gorgeous?」法蘭西斯壓低聲音,有些輕蔑的低笑著。

「喔我絕對讓你爽到連媽媽都喊出來。」

接著,他們難能可貴的,又達成了另一個共識。

 

─END

 

哈囉~我是冷CP王貓貓ww

又跌入一個冷CP裡www 能看到文真的是太難能可貴了!剛好有個梗所以也來貢獻一下腿肉,感謝有糧ㄘ^q^

梗是這樣來的,剛好我那跌入鋼筆坑的哥哥最近在跟我介紹一款本來他很燒的筆(如下圖,名為錦鯉),原本是很優雅的感覺,結果有人在下面留言說很像香腸就瞬間讓他熄火了.....XDDDD

我看是覺得也挺像肉的www然後就想到韋德wwww就跑出這個北七的梗了(ㄍ

 

大概是有點不知所云....這配對真是太難寫了啦嗚嗚QQ 但4好萌ㄤ!!!萌到我不要不要的><!!!


评论(13)
热度(14)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