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007-Salad Days(Q/Charlie,HP AU)二

London Spy+Kingsman電影混同

配對:Q/Charlie,Danny/Alex亂入

※此為與KC小夥伴-kousichin的接龍文

 

【化獸師】

Q是位沒有登記過的化獸師,他有次心血來潮幻化成貓跑去找查理。

 

查理覺得這隻貓很奇怪,莫名其妙的出現然後跟著他進更衣室。

在魁地奇更衣室裡脫到一半和隊友打鬧的時候跑過來抬起前腳拍著查理的腿喵喵叫,他把黑貓抱起來摸摸蹭蹭,很軟很舒服呢,查理最喜歡毛絨絨的小動物了。


 

「沒想到你的毛都是假的,原來這麼瘦,是不是沒好好吃飯啊?」查理澆水後才發現蓬鬆黑貓變成了瘦不啦嘰的好笑模樣,他抹點肥皂在掌心搓出泡沫,從背脊開始洗起。

 

黑貓前一秒還乖乖地任查理抹肥皂,下一秒不受控制的甩動身體要將水份瀝乾。

 

「嗚哇......衣服都濕掉了啦......」查理將黑貓圍上項圈,起身解開領帶脫掉襯衫,還好有先把巫師袍脫掉,不然吸了水後跟地毯沒兩樣。

 

他只剩下一件貼身的T桖和長褲,Q打量了會兒,怎麼不將長褲也脫掉呢?

「聽著,兄弟,還是小姐?你乖乖別動當個玩偶一分鐘,我會把你洗乾淨的。」

 

黑貓受教性很高,接下來的一分鐘或者再長一點,牠乖乖聽話讓查理抹完肥皂,只是沖完最後一次水後還是像馬達旋轉那樣將水分甩乾,查理不僅T桖遭殃,連西裝褲也濕了一大塊,像跌入水坑那樣狼狽。

 

「你還真的只聽話一分鐘呢......」查理一臉無奈的拿毛巾替黑貓擦乾,黑貓只是大概擦一下就跳開,在一旁直挺挺地坐著,看著查理,好像是要提醒他你自己也沒好到哪裡。

 

查理也不能對聽不懂人話的貓咪使性子,見黑貓不再合作,只好將自己溼透的T桖脫掉,長褲黏在大腿上有點難脫,費了一點力氣後才脫下,他將換下的衣服丟進洗衣籃裡,拿著乾淨的浴巾走進淋浴間。

 

「喵。」你這傢伙要穿著內褲洗澡是嗎?

 

「怎麼了?」查理邊脫內褲邊回頭問。

 

「喵。」喔最後才脫喔,吊什麼胃口。

 

查理見黑貓待在原地,脫下內褲後扔進洗衣籃裡進去淋浴間,Q這才滿意的瞇起眼欣賞,以往查理在他面前總是遮遮掩掩。

 

「喵。」門別關啦這樣我哪看得到。

 

「怎麼了?不是剛洗好嗎還進來會又濕掉喔。」Q湊了過去,用頭把門蹭開。

 

「小傢伙,你想再想一次澡是嗎?要吃飯也得等我洗完,這時間要弄到食物得找Danny,赫夫帕夫的位置太好了。」

 

「欸,不要甩身體啦。」黑貓一擠進去就甩開身上的水。

 

「喵。」把我的項圈解開啦。

黑貓扭扭脖子,表示牠想獲得自由。還用爪子打算把項圈弄開。

 

「要進來就進來,不過乖乖坐著喔。」查理把貓抱到安全的地方,順著貓咪的意思把項圈解開。

 

『SHIT,毛吸水遮到眼睛啦,這叫我怎麼欣賞啊。』Q又再次甩毛,不過這次查理不理他了,決定開始抹肥皂洗澡。

 

「你別一直甩水啦,想吃東西就先讓我洗完啦。」查理手滑,肥皂飛出手,要命的背對Q蹲下撿起來。

 

Q這時候真想馬上變回人。

『不行......要忍耐......如果這時候就現出原形就看不到更多的查理了......』Q這麼告訴自己。

 

查理哼著不知道什麼歌邊洗澡,他搓了搓頭髮,抹乾淨脖子,微微上揚的脖子看清楚他的喉結,Q曾經想在這裡咬下痕跡,卻被查理制止,用什麼常和魁地奇隊友練習最好不要留下吻痕比較好這個理由拒絕他。

 

他捏了捏手臂,覺得練得不錯嗎?但是我比較喜歡你的胸肌和腹肌,為什麼沒有捏一下呢?

 

查理洗過膝蓋內側時抖了一下,前幾天練習魁地奇的時候那邊擦傷,他為彎著膝蓋查看,龐芮夫人給的藥劑快滴完了,該找個時間再次拿藥。

 

『FUCK,你要嘛就轉過來,不然就不要維持這種動作。』Q不滿的喵了一聲。

 

「好啦別叫了,我趕快洗完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查理摸了摸貓咪的頭安撫。

 

『SHIT,查理在他面前從不會這麼笑過。』這樣Q賭氣地咬了查理一口。

 

●○●

 

「Danny,你能不能幫我弄點魚出來?」查理懷裡抱著咬他一口的黑貓,龐芮夫人的藥水對這種傷口也滿有效的。

 

「晚餐吃得還不夠飽啊?」Danny和Alex手牽手準備到觀星塔去寫期中報告,當然是Alex的報告,Danny只負責讓他的肚子填飽。

 

Danny盯著查理懷中的黑貓好一會兒,那特有且犀利的第六感告訴他好久沒有看到Q纏著查理囉,尤其是晚餐後。

 

『SHIT,Danny事後一定會敲詐他一番。』

 

「我怎麼不記得你養貓啊,查理?」Danny笑著要摸,黑貓撇頭避開了。

 

「牠嗎?我晚餐後回寢室就看到牠坐在我床上,問了大家發現沒有主人,餵飽牠應該就會走了吧?」

 

「Q呢?」

 

查理接過Danny給他的食物,有魚肉還有一些糕餅,南瓜汁應該是給他的。

「級長會議吧?我也沒看到他。」

 

聽到Danny這麼問的Q瞪了微笑著的Danny。

 

「不想他啊?」Danny故意提起。


 

「想什麼啦,快點吃吧。」查理的耳朵有點紅,認真地替貓咪準備食物,他撕下一塊魚肉,待貓咪吞下後換他撕了點雞腿肉吃,黑貓等待著查理的雞腿肉。

 

「這貓咪不愛吃魚喔,真特別。」

 

「雞腿的醬料比較香吧?」查理撕一塊給貓咪,貓咪吃得很開心的樣子,還把查理手上的醬料都舔乾淨,接著查理撕了一塊自己吃,貓咪跳上去快一步奪走查理口中的雞肉。

 

「貓咪的動作真靈活。」Danny刻意這麼說。

 

『你們不是要去寫作業嗎還不快去。』Q不爽被打擾跟查理的兩人世界,不滿的對Danny叫著。


 

「Alex,南瓜汁要幫你裝進保溫瓶嗎?」感覺到Q的提醒的Danny雖然很想要看好戲,但是他的Alex如果沒寫作業會鬧脾氣。

 

Alex點了點頭,從袋子中拿起了保溫瓶遞給Danny

 

目送Danny牽著Alex往天文塔走去的查理和Q走回史萊哲林塔。

吃飽喝足後,Q舒服地窩在查理暖呼呼的懷裡打捆。

 

爐火很溫暖,沙發也軟綿綿的,查理的眼皮也重了起來,他還沒將變形學的三卷羊皮紙寫滿呢。

 

『真是的,怎麼這樣就睡著呢?』Q無奈地看著已經開始在點著頭釣魚的查理,就算在爐火前不蓋毯子睡也是會著涼的。

 

交誼廳的人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零星兩三人還在為了報告奮鬥,不然就是在外頭約會完還難分難捨的情侶。Q靜靜等待所有人離開,好不容易只剩他們。

 

Q維持貓的外型舔著查理的手指,沒反應,那換舔微張的嘴唇。他發現查理是真的睡著了,還發出微微鼾聲,變回人形的Q摸摸查理的臉頰。

 

「最近有這麼累嗎?」

 

Q揮揮魔杖將查理背在背上,一部分借助魔法,將他的大犬帶回級長寢室,鬆軟的床鋪很助眠,Q換下睡衣後就窩在查理的懷中睡去,他覺得有點冷,伸手摟進查理的腰。

 

◆◇◆◇

查理睜開眼,最近他都要早起練球,帳篷裹得嚴實,他看不見陽光,雖然房間位於湖底的他們也見不到什麼陽光,只會有一些綠色的光芒,伸手拉了帳篷時發現懷裡有人。

 

『Q?他怎麼在這裡?不對,這是Q的床鋪?』查理探了探被子底下的衣服,嗯,都還在,估計只是睡得糊塗了。

 

查理小心翼翼地拿開放在他腰上的手,悄悄地下床,老天,這種天氣練球真是酷刑。

 

Q在這時候醒來,他皺了皺眉,咕噥地把手收緊,查理因為作用力而跌回床上,查理的耳殼被Q咬著,含糊地問:「這麼早?」

 

「......對、對啊,我要......」

 

「練球?」

「對、對......」查理試著拉開腰際上的雙手,Q在他耳後相磨,故意用新生的鬍子刺激著查理。

 

「如果要先吃東西的話,我有要小精靈先偷偷拿一點過來,吃完才有體力練習。」

 

「我和隊友有約,快遲到了,先放開我好不好?」

 

「抱著你睡好溫暖喔......」

 

「是棉被溫暖啦......Q......放開啦......」

 

「以後一起睡好不好......」Q趁機提出已經肖想很久的要求。

 

「不行啦,我會把你壓扁,這是單人床耶。」

 

「昨天就沒事啊,不答應就不放你走喔......」查理從來不知道Q這麼愛賴床?

 

「我要遲到了啦Q......」查理拉開Q緊箍的雙手,跌跌撞撞的下床去準備換衣服。

 

「當你是答應囉查理。」Q笑咪咪地對著慌忙離開的查理喊著。

 

「我才沒有呢......」查理覺得被Q攻擊過的耳朵過熱,他回到自己的寢室去換好衣服前往球場,老天,真是冷到快抽筋了。

 

◆◇◆◇

Q和查理在交誼廳,一個在寫作業,一個在讀睡前讀物,查理當然是在拼命趕作業的那個,只是腸思枯竭的魁地奇球員沾了墨水後就停了,珍貴的羊皮紙再點下去只能報廢。

「你再待下去也寫不出什麼只會浪費羊皮紙,該睡了。」

「嗄?喔。」查理隨手將所有物品塞入包包裡走向寢室,Q在後頭拉著他的大犬,讓他倒入自己的床鋪,查理最近練球累,準備普巫測驗也累,只要Q提醒他該睡了,大犬就會乖乖地讓他帶回自己房裡。Q愉悅的攬緊一沾床就陷入熟睡的查理,又是一夜好眠。

 

END

 

 

 

【受傷】

只是打個魁地奇,就被對手故意推下掃帚,查理摔得很嚴重,現在仍在昏迷。

這次跌的比以往都還重,Q很生氣,笑容都沒了,這次可不是讓對方長狗毛就可以解決的了。

 

傷患在龐芮夫人的照料下安穩的睡著,龐芮夫人說上回木透被博格打到躺了整整一星期都沒事,查理估計這兩三天就會醒了要他們別擔心。

 

「頭腦不知道有沒有摔壞,等他醒了再檢查一遍。」龐芮夫人說。

 

『查理那麼笨,不會再笨下去的。』Q這麼安慰自己。。

 

Q找了始作俑者聊了一下,明明四五個壯漢爆著粗口笑說這娘娘腔是在和誰講話,但最後只有Q走出森林,那些人後來被巡邏者發現,以亂闖森林的名字各被扣了50分並勞動服務一周。

 

Q趕著回去,不知道查理醒了沒,龐芮夫人說過醒了要給他喝櫃子上的藥水。

Danny和Alex在裡頭,他們在床邊小小聲聊著。

 

「Danny,查理沒事吧?」查理還沒醒,Danny小聲問。

「他這人什麼沒有頭殼最硬了啦。」Danny想緩和氣氛,但Q的表情有些疲憊。

 

Alex向Q點點頭,三個人圍著病床看著還沒醒的查理,要相信龐芮夫人的醫術,她連骨折也是揮揮魔杖點一下就好。

 

「你們先回去吧,我來看著就好。」

 

Alex和Danny知道Q沒有餘力和他們說話,留下幾瓶南瓜汁和麵包就先離開了。

 

Q靜靜的看著熟睡的查理,輕輕撫著他額前的髮嘆息:「唉......怎麼老是受傷......」

 

球員本來就常受傷,只是查理每次都是受重傷,Q還以為他太受歡迎遭人下惡咒,檢查後不是這樣。

 

查理的呼吸節奏改變了,沒多久他睜開眼,隨著眼珠骨碌轉到最後停在一臉擔憂的Q臉上。

 

「你終於醒了查理,你認得我嗎?頭會痛嗎?」

 

「你……」

「好痛……」

 

「快喝下這瓶藥吧。」Q拿了龐芮夫人交代的藥水,倒出一匙綠色黏稠藥水。

 

「好苦......」

 

「乖乖聽話。」Q手中的湯匙停在查理嘴前,連他也皺起鼻子,味道不是普通難聞,查理吞下龐芮夫人說的三大匙後整張臉皺在一起,整個不想講話。

 

Q給他南瓜汁,但不怎麼管用,Q只好從袍子裡查理拿出每回去活米村蜂蜜公爵都會買的厚片巧克力,他咬著一端,怕苦的查理迫於魔藥太苦外加動彈不得,頭一次不扭捏的直接咬下去,先是巧克力的甜味,再來是Q的舌頭進來翻攪,Q也嚐到了藥水味,真他媽的是災難。

 

查理枕著軟棉棉的枕頭,他一動就頭痛欲裂。

 

「若不是你現在這樣,這難得乖巧的模樣讓我很想成為醫務室的傳奇。」

 

「什……我是傷患欸……」

 

「說笑的,龐芮夫人說一兩天就會好了,你乖乖休息吧。」Q在查理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那你呢?」

 

「要我留下來嗎?」Q微笑。

 

「可是......龐芮夫人......」查理挺不喜歡一個人待在醫務室的。

 

「她趕再說吧。」

 

Q掀開查理的被子鑽進去,動作讓他的大犬晃到了頭,吃痛的縮了下,Q小心翼翼地躺好,縮在一旁,握著查理的手。

 

「睡吧,這樣明天才能康復。」

 

END


评论(1)
热度(19)
  1. 荞麦面墨暟 转载了此文字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