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007─start all over again(Q/Charlie/Q)

※不大會抓Q的性格,OOC預警

※因為London Spy而跑出的拉郎配對,但與London Spy中的Alex以及Danny無關。



start all over again



白色...。

這哪...?

一面白映入眼簾,所見的視野朦朦朧的,讓他難以辨識。

「喔,你醒了。」
陌生的聲音響起,但耳鳴的嗡嗡聲讓他有些聽不清楚,他轉動頭顱,瞇著眼望向左邊,依稀看見的是模糊的二重影,再甩了甩頭,待耳鳴消失之後視線也恢復正常許多,他看見了站在他旁邊的是一個拿著一塊記錄版,帶著眼鏡的黑捲髮青年,而自己則是躺在一個似乎是醫護室的床上。

「...這、咳,這哪...?」
喉嚨乾澀無比,他吞了口口水讓它不要那麼難受,發出的聲音沙啞地像鴨子在叫。

「這裡是MI6,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MI6?他怎麼會在MI6?
「...Charlie,Charlie Hesketh。」
想起身,卻發現身體使不上力,本來想用力的手臂撐一下就軟了下去,讓他原本抬到一半的上半身因為重心不穩向一旁歪斜倒去。

「啊,不錯,情況還沒有那麼壞。給,水」
向前一步抵住Chalrie的肩膀,青年放下板子協助將床上的人扶起,並拿起一旁插著吸管的水杯遞了過去。

「我建議你別拿,嗯...基於你目前的狀況。」

Charlie要接下的時候聽見到他的建議,然後發現自己的手抖得像是患了帕金森氏症一般。

「不渴?」

震驚的盯著自己的雙手,直到青年晃了晃眼前的水杯,他才想起自己口確實是很渴。

「...謝謝。」
湊近吸管喝了幾口水,溫度適中的開水讓他的喉嚨舒服許多,聲音也不再那麼沙啞難聽了。

「不客氣。那麼繼續吧,你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情是什麼?」
放下水杯,帶著眼鏡的青年繼續拿起板子在上頭書寫。

「為什麼我要告訴你?你是誰?為什麼我會在MI6?」
警戒地盯著站在一旁眼神淡漠的人,Charlie還搞不清楚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喔,忘了自我介紹是我的不對。我是Q,MI6的軍需官之一,很高興認識你。至於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那要感謝007順手把你帶了回來。你還記得范倫坦嗎?」
Q的語速很快,Charlie聽不是很清楚但也接收到了幾個詞──007、范倫坦。原來這世界上真的有007。不對,現在的重點應該不是這個。

「是的,我知道。我去參加他的派對,然後被他媽的混蛋電暈了?所以我錯過了什麼?」

「不錯,看來記憶並沒有出什麼問題。至於你錯過了什麼...」
Q將來龍去脈解釋了一遍,包括范倫坦的計畫、之後爆炸、主事者的死亡等等。還不小心隨口抱怨了關於007特務太過順手將宴會場地唯一的生還者帶回來結果反而造成他業務量的增加被上級指定處理這件事。

「所以...就剩我?」
所聽見的訊息量太過龐大,Charlie沉默了好久,才吶吶的問。

「是的,你是唯一的生還者,很幸運的先前的電擊造成了晶片的損壞而使你逃過了被爆頭的命運,只是似乎也造成了一些後遺症,至於是有哪些後遺症目前還需再仔細檢查。」

「所以...就我?就只有我了?其他、其他...什麼也沒了?」
無法控制顫抖的手摸了摸脖子上淺淺的傷疤,Charlie視線膠著在某一處,繼續問道。


「你還剩下一大筆可以供你這輩子不愁吃穿的財產,但你如果問的是其他部分的話...對,就剩你一人了。我...對此感到很遺憾。」
說實在的Q有點偷偷地羨慕Charlie,對於財產那部分,不是他那麼不近人情,而那位007愛將小事化大的特質總是讓他備感壓力,他有兩隻貓要養還有房貸要還,然而他卻因為那個麻煩鬼時時刻刻擔憂著自己因此會被M趕出去吃自己。當然,他還沒有愚蠢到把自己的內心話,說出口給那個失去了一切的少年聽。

「...我想你需要消化一下,那我等會再過來,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按你手上那個鈴。」
而Charlie沒有說什麼,只是持續盯著前方的一處發呆,Q在心中嘆了口氣,決定先讓他休息休息,晚點再幫他檢查的身體機能。


**


Charlie還真不知道他活下來是幸或不幸,他失去了一切除了龐大的財產。晶片被破壞而造成的結果則是右耳後一道延伸至脖頸的暗紅色疤痕,還有只會顫抖無法使力的四肢,以及一部分的感覺統合失調。太棒了,他現在幾乎是個廢人了。他不懂為何MI6還要把他留下來。

注意到他在Kingsman訓練時的成績?哈,他們沒聽說過他被淘汰的原因嗎?更何況現在的他比普通人還不如。
聽著Q的理由,Charlie碎碎念地自嘲。還有他這才知道兩個組織原來也是有在合作的。

「Uncle其實很讚賞你的,還有他認為,每個人都能有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即便聲音很小Q也還是將Charlie的話全收進耳中,推了推眼鏡,沉默了一會,他冷靜地說。

「我想你還記得Eggsy吧?他其實在最後一關失敗,但現在卻成為了小加哈拉德。你不是最看不起他了嗎?難道想就這樣被比下去?」
看著Charlie不置可否的表情,Q繼續說道。

Q遵照Uncle Merlin的話,把該透漏給Charlie的消息說了出去。效果顯著地,那位對復健興趣缺缺眼神充滿死氣的Charlie在那一刻終於真正地活了過來。


●○●



復健的過程對Charlie來說並沒有很艱難,這還真是要感謝Kingsman那近一年來恐怖魔法師的非人道訓練。但就是需要有十足的耐心,Charlie花了半年才好不容易可以不靠著拐杖走路,也不會每次因為判斷不了距離而撞到東西,或者因為雙手顫抖無力而摔破水杯或將餐點灑出來。

在復健的那段期間也是挺有趣的,像是他見到了傳說中鼎鼎大名的007,跑來探病真的是令他太受寵若驚了,不過說真的他覺得009還比較符合那種傳說中的老派特務風格。
或者是聽說007之前把原本要過給009的新車開走並棄置至河中,那天Q一大早帶了一瓶香檳過來病房幫他檢測身體狀況,而臉則是黑到一個極致。那瓶香檳最後是被他們倆喝掉的,從開瓶到見底Q都沒有停止咒罵007,這讓Charlie十足體會到了軍需官的辛酸。

喔他最近還聽到了一個天大的八卦。某天Charlie復健結束後不小心撞上從轉角突然出現的009,那時他正在講的電話,009很體貼的將他扶起身來拍拍身上的灰塵,說著抱歉之後就轉身走了。但讓Charlie聽見了他叫了電話對面的人的名字──My Dearest Percival。是他知道的那個Percival嗎?天啊他總算見識到了什麼叫做貴圈真亂。


Charlie本來以為Q是一個除了公事公辦外不怎麼與人打交道的人,但實際相處下來發現並不是一回事,對方意外的喜歡跟他聊天,雖然絕大部分的時候是在抱怨007又給他找了哪方面的麻煩。目前聽到最訝異的就是Q原來是Merlin的姪子,這他終於搞懂他所說的Uncle是誰了。Merlin似乎是要激起他的上進心,老是要讓Q帶一些他並不怎麼想知道的訊息給他──像是Eggsy再一次完美的完成任務然後開心的跟亞瑟滾了三天三夜的床,Fuck他一點也不想知道特別是後半段好嗎?他一想到之前訓練期間Eggsy總是散發各種愛心說著他的推薦人有多好多棒就想翻白眼,不過這也讓他更堅定於相信Kingsman裏頭的人都是彎的。




在終於勉強復原到正常人的水準之後,他則是被趕出了醫護房。

果然政府機關就是沒錢。Charlie碎念著。
你去叫007把花在他身上的錢吐出來就有了。Q回嘴,永遠不忘抱怨了一下那位總是讓他操煩的特務。

他被安排到Q的住所地方暫住,為此Charlie感到非常的不明所以。嘿他可不是沒有房子的人,而就算沒有房子他隨隨便便也可以去找個房子買下來。

我都沒抗議了你再碎念什麼。Q冷冷說道,伸手把差點又要走去撞壁的Charlie拉回來。

還有你認為你真的可以獨自一人生活嗎?

Charlie發現Q很喜歡損人,冷靜的但總是句句到位的那種小壞嘴。

Fuck you,我不是小孩子你不需要一直拉著我Q。

甩開Q的手,結果Charlie顧著轉頭說話還是撞到了一旁的燈桿,讓Q抱著肚子笑出聲來。


●○●



「喔對了,我家還有兩隻小姑娘,希望你別介意。」
當Q將鑰匙插入匙孔的時候,突然想到似的說;而Charlie還沒開口詢問那兩隻小姑娘為何,他就聽到了由遠而近的貓咪叫聲以及爪子接觸門板的撓門聲。

「Grace、Alice,這是Charlie,會在這邊住一段時間。」
抱起玳瑁色的那隻,再搔著蹭在他腳邊的條紋橘貓下巴,Q向兩隻貓介紹著來暫住的新房客。

等等,為什麼不是向我介紹牠們啊?Charlie有點囧地想。

「牠們有點怕生,之前007偷溜進我家的時候就差點被牠們抓花臉。」
Q咬牙切齒地強調著『偷溜』這兩個詞,但Charlie可以聽得出語末語調上揚的快意,更別說Q還因此勾起了嘴角。他默默地離兩隻跟著Q走的貓遠一些,聽著Q大略介紹自己的住所。

Q住的地方因為許多書籍物品隨意放置而顯得有些雜亂,但並不髒亂;並不是那麼寬敞但是整體來說給Charlie的感覺是舒適的。他坐在餐桌椅上,看著Q倒飼料給貓咪們吃、拿了熱水沖了杯紅茶給他。

「你之後就用這個杯子吧。」
白色的馬克杯,杯耳略大所以顯得杯子有些滑稽,中間圍著矽膠製的隔熱杯套讓Charlie還會略微顫抖的手可以穩穩握著也不怕燙傷。

「...謝謝。」
他將四指插入杯耳中雙手捧著馬克杯小口啜飲,看著正為自己沖上一杯熱可可的Q,向對方的細心道了謝。


「醫生說你現在狀態不錯,就是有些太猛了需要適度休息所以復健療程改成兩天一次即可,他特別囑咐說休息時別再做什麼訓練了,盡量放鬆保持身心愉悅。」

「這樣我要多久才能回復到以前.....」
Charlie攤開那雙總是不住顫抖的手,喃喃說著。即便是那麼努力,他的手還是無力到無法握拳,抬舉重物也有困難,雙腿站沒多久就疲累,一沒仔細注意就會因為距離判斷錯誤而撞到或弄倒東西。

「有些事情是操之不及的,走吧,你應該需要添購些個人用品吧?我順便去買些東西回來,不然冰箱裡的東西我們倆不夠吃。」


他們先是去了商場,在Charlie挑衣服的時候Q對著專櫃裡每一件衣服吊牌上的價錢咋舌,然後他聽見了試衣間傳來的一聲砰咚,聽起來像是捶門聲。「Charlie?怎麼了?」

「沒、沒事...我只是...沒站穩。」

過一陣子後Charlie出來結帳,Q發現Charlie放棄了所有有扣子的衣服,才了解剛剛Charlie的回答,聲音中的隱忍。



在生鮮超市,Charlie好奇萬分地看著Q選購那些肉品蔬果,從小都是管家僕人去採購食材所以基本上是從來沒有進過生鮮超市的他仔細聽著Q講解著如何挑選新鮮且划算的食材,然後一遍又一遍把被Q打槍將太過高級的肉品放回去。最後Q看著Charlie洩氣的背影,想起試衣間他的回答,還是走過去將那盒要被重新放回架上的牛肉丟進推車裡,然後思考著等等回去得好好查查食譜看如何煎出美味的牛排,見鬼他可沒有料理過那麼昂貴的東西。

最後煎出來的東西Q自認為非常美味,Charlie沒有嫌棄也沒有皺眉,則是給他一個微笑。有點可愛,像個大男孩一般。讓Q這才想到,這人其實才二十初歲,是那個Uncle Merlin給他看的影片中那個自信滿滿囂張過頭最後卻因為怕死而淘汰的大少爺。而不是他所接觸到那個時常若有所思笑的有些勉強表情有些沒落的青年。一場災難讓他成長,那些最惹人厭的囂張不見了,但讓Merlin最讚賞的自信也連帶地消失了;這樣的成長到底是好是壞,Q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喜歡Charlie那個純粹的笑容。

Charlie說他吃不下,所以最後他那份牛排有一大半落進了Q的肚子裡。Q相信他沒有因為自己弄地太難吃而騙人,因為他知道Charlie住病房時也是大約這個食量。

在吞下最後一塊牛排準備整理時電話聲響起,該死的又是那個總是害他加班的007。對,他又要加班了,為了那位不按牌理出牌的特務在西伯利亞桶出的簍子。Q趕忙帶上筆電,對Charlie對下一句好好在家就出門了。


─TBC

评论
热度(3)

© 墨暟 | Powered by LOFTER